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设计凌辱别人的老婆(4)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设计凌辱别人的老婆

(4)

出了屋子,猴子拿来了手机一开机,没信号?妈的,这什么破地方啊!赶忙
问猴子哥,猴子哥解释说这属于盆地,离市里远,必须要到週围的山上才接收得
到。听闻我不免垂头丧气,看来有必要亲自跑一趟了。

我们吃过了秀儿精心準备的早餐,我简单的分了一下几个人的工作,我、侯
嫂、小三去趟城里,猴子他们为我们準备一些游玩的必需品。侯嫂一听要跟我进
城,则连忙去屋打扮,猴子几人也分头忙活去了。

等了一会,门一开,一个身材火辣性感的美女从屋里走了出来。侯嫂的打扮
顿时叫我眼前一亮,这还是那个穿着肥腿裤子灰布衣的农村妇女么?淡蓝色紧身
连衣裙包裹着成熟丰满的娇躯,脸上淡淡的装扮,更显妖娆妩媚,高耸饱满的双
峰似乎要破衣而出,耸翘的肥臀修长的美腿,真是应了一句老话:人靠衣装,马
靠鞍啊!现在的侯嫂比之当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收起惊豔的目光,我招呼侯嫂上车,三个人开车,在侯嫂的指引下向城里开
去。

汽车艰难的爬行在崎岖的山路上,车里侯嫂则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我们闲聊,
看着那成熟妩媚的脸庞、上下蹦跳不已的两团软肉,早上刚被释放完的慾火,再
次被侯嫂那性感的身体点燃。

我一边把手伸到侯嫂的肉臀上大力地揉捏,一边问小三:「三啊!跟了我多
久了?」小三连忙道:「大概四年了。像我这样没学历、没文凭,什么都没有的
小混子,也就是跟了金哥您,要不哪有现在的风光,还指不定跟哪瞎混呢!金哥
对小三的大恩,三都不知该怎么报答金哥了。」

我连忙打断他的话正色说道:「别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我拿你当自己兄
弟,谁对我忠心、真心实意给哥办事、听哥话,哥心里有数。哥怎么对你,还有
那些外人,你心里也能有个谱。以后别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了,哥有的能给的,绝
对先想着身边的人。」

接着我一把搂过侯嫂继续道:「以后呢,侯嫂也是咱们自己人,这次会跟咱
们一起回去,我会考验考验她的,到时候你要多照顾着点。下面的事你比较熟,
知道么?」侯嫂听完我这么说,安静的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任由我的大手在她
肩膀上活动。

小三跟了我这么久,哪能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忙说:「明白了。」又对侯嫂
道:「恭喜啊!侯嫂,当金哥身边的人可不容易呢!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往金哥
身边凑,就是咱们县长也要巴结咱金哥,可也得金哥给他机会不是。你很快就能
体会到在金哥身边是什么感觉了。」说完扭头沖侯嫂暧昧的笑了笑。

侯嫂听完小三的话,眼睛充满了喜悦和对未来的渴望。我望着侯嫂的表情正
色道:「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把话先说在前头,做我的人就要对我忠心,
我叫你干什么,那你就一定要去干,并且要做好,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要你
做得到,你以后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不到,我给你的同样我也能拿回来。
你现在可以考虑清楚,就算不做,我曾经许诺,办完事给你的,一样会给你。前
面的路是天堂还是在原点踏步,就看你的了。」

说完便见侯嫂没有一丝犹豫,把头在我面前连点,诚恳的对我说:「放心吧
金哥,我会听话的,金哥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会用行动来证明的。」说
完便将头趴在我的肩膀上,像只乖巧的小猫般不再言语了。

我搂着侯嫂的香肩,闻着那淡淡的体香,嘱咐道:「以后没人的时候要叫老
爷,知道么?」侯嫂娇媚的在我怀里应了声:「是!老爷,奴婢知道了。」这声
老爷叫得我是心花怒放。

我又问她:「你原名叫什么?」侯嫂害羞着回答道:「农村人名字起的不好
听。」紧接着又说:「奴婢姓朱,叫朱彩凤。是不是很难听?」说完害羞的在我
怀里拱来拱去,很是不好意思。

我听完大笑:「嗯,是不怎么样。」又调侃道:「不如以后叫你母猪吧!」
说完大笑不止。本来我是无心的,只是句玩笑话,哪知道侯嫂的回答差点让正在
大笑的我被自己的口水呛道。

只听侯嫂用蚊子般的声音娇羞的说道:「遵命!老爷,以后奴婢在老爷面前
就是母猪。」说完便羞得拱在我怀里装鸵鸟了。

听完这话,我变态的慾望被彻底点燃,按住侯嫂的肩膀微微用力,嘴上猴急
道:「小母猪,快点给老爷我舔鸡巴,老爷我要操你的的嘴。」说完便将她的头
按向我的裤裆。

侯嫂没有丝毫迟疑,小手麻利地拉开我的裤链,掏出我早已肿胀的鸡巴,一
口含了进去,上下吞吐了起来。时而用舌头勾舔我的马眼、时而丁香扫着龟头下
的软筋,并且努力尝试着将我的鸡巴向她喉咙深处顶去。

感受着鸡巴上传来的丝丝快感,我将手顺着小母猪的领口伸了进去,一把落
在了那饱满的柔软大奶子上,用力地揉捏起来,而裤裆上含着我鸡巴的小母猪则
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舒服地闭上眼,一边感受着小母猪卖力的吸吮,一边暗
暗高兴:妈的,还真的捡到宝了!

这个骚货还真有被调教的心理,那38F的爆乳、巨大丰满的臀部、妩媚性
感的脸庞,比之城里那些所谓的美女们不知强了多少。不说她的性感身体,就说
她对这方面的领悟,那也是高人一等,早上还很是生疏的口技,现在运用得是纯
熟无比,勾舔裹吸更是恰到好处。嘿嘿!没想到无心插柳,白白叫我捡了个极品
女奴。

手里的巨乳在我大力捏揉下变换着各种形状,我感觉到车子明显变慢了,我
微微睁开眼看见倒后镜上,小三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一眨不眨的盯着侯嫂看。我
轻轻对小三说:「把车停一边去,你也一起来吧!我可不想一会你把车开进沟里
去。都是自己人,以后你们还要多多合作,关係近点也好,回头你去给小母猪买
个手机就当见面礼了。」

小三听完,连忙兴奋的把车开到路边。而正在给我裹鸡巴的小母猪,却没有
多大的反应,依旧卖力地吞吐着。可能她自己也知道,她一无所有,能做的、能
给的,也就只有这副身体,而且早就不是处女并且有过孩子,只要她的身体能叫
我满意,那么她的未来就是光明的。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再多做一些,对她来说
都无所谓了,只要我能高兴,那么她就成功了。

车子停好后,小三迫不及待地就向后窜来,我笑呵呵的对他说:「三啊!别
着急,既然叫你上了,那么猴急什么?把车座调下来。」小三听完我的话,忙把
车座调整成床的摸样(这台越野的前后座平铺式,可以连起来当床的)。忙完的
小三立刻就窜到了后面,抓住两个大肉臀用力地揉搓起来。

我伸手拽起小母猪的裙子,让她的大屁股彻底暴露在我俩的眼里,「好白、
好大、好肥啊!」小三惊歎道。说完,对準大肉臀一口吸了上去,把个小母猪爽
得身子直颤,小脑袋在我裤裆里扭来扭曲,甚是诱人。

由于早上的事,让我深深喜欢上了被这个骚货舔屁眼的感觉,抬手对準她另
一半肥大的屁股用力一拍,吩咐道:「给爷的裤子脱了,爷的屁眼痒了,用你的
猪舌头给老爷的髒屁眼舔乾净。」

小母猪听我这么说,马上乖巧地脱掉我的裤子,毫不犹豫地抬高我的腿,张
嘴就向我的屁眼吸去,而小手则是落在我的鸡巴上轻轻撸动。一阵酥爽的电流从
我的屁眼一直传达到我的大脑神经,爽得我不由轻哼出声。

这边小母猪为我舔着屁眼,那边的小三也没闲着,一边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
幕,一边大手在两瓣肥硕的肉臀上大力地抓捏时,不时还用嘴轻轻咬上两口,爽
得小母猪把个大屁股轻轻乱扭,似乎要躲避小三那使坏的大手。

忽然感觉到裤衩被一双大手粗暴地拉扯掉,紧接着骚屄被一个温暖的事物包
围,一条温暖湿滑的东西伸进了她那早就洪水氾滥的骚穴,「吧唧吧唧」的声音
立刻从那肥大的屁股处传来,鸡巴骚屄的味道充斥满整个车厢。

感觉到小嘴不再亲吻我的屁眼,我抬头一看,原来小母猪瞇着眼,一脸享受
的表情,忘记了她还有事要做。我不由呵斥道:「你个骚屄,别光顾着自己爽,
赶快给爷的屁眼服务,要么一会找一群公猪插烂你的骚屄。」说完抓住她的头向
我的屁眼按落去。

小母猪一听我这么说,也不知道我是真生气,还是在跟她闹,一边吸着我的
屁眼,一边用含糊不清的话说道:「对不起!老爷,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一定好
好服侍老爷的屁眼,让老爷舒服。」说完忍着胯下传来的剧烈快感,卖力地为我
舔起屁眼来。

一个生活在大山里二十多年的女人,哪里经受过这个阵场,连一些比较常用
的花式都没尝试过的她,现在竟然做着这么夸张的事。每次老公与她做爱,都是
没有前戏就抽插完,射了就睡觉,结婚几年,猴子哥也没为她舔过一次,原来舔
那里是这么的舒服。

短短几分钟,小母猪就享受到了,小三舌头带给她的剧烈高潮令身子猛颤,
几乎要喷出尿来,骚水更是流个不停。强烈的快感充斥着她的脑神经,让她的大
脑一片空白,几近疯狂地舔弄着我的屁眼,嘴里更是含糊不清的呻吟,说着连她
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老爷,屁眼舒服么?奴婢舔得可让您满意么?老爷是不是喜欢奴婢给老爷
清理屁眼?那以后老爷屁眼痒了,就找奴婢好了,奴婢会服侍得老爷尊贵的屁眼
十分舒服的。」她一边「哼哼唧唧」的说,一边疯狂地吸舔我的屁眼,恨不得把
整个舌头都钻进屁眼里去,好让我更加爽快。

我叫她那淫蕩的话弄到几乎要喷射,赶忙沉心静气,很是满意的对她说道:
「真是头听话、懂事的母猪,老爷我很满意。现在把你那大屁股撅过来,老爷我
要操你,你去给小三服务一下。」说完抬起身子掉转过她的娇躯,双手抓过她的
大屁股,一边捏,一边吩咐道:「过来抓着爷的鸡巴,自己放进你那欠操的屄里
去,爷要干死你个骚货。」

小母猪听到我吩咐,连忙伸手握住我的大鸡巴向她的穴口送去,嘴上娇媚的
说:「请老爷用大鸡巴操死奴婢吧!奴婢下贱的身体,以后就是给老爷玩弄的,
爷你怎么开心怎么来。」说完红唇对準小三那早已準备好的大鸡巴用力地吸吮起
来,传来「咕叽、咕叽」吞吐鸡巴时口水带来的声音。

我的大鸡巴在小手的指引下,对準早就湿淋淋的穴口用力一顶……爽啊!感
觉到鸡巴被紧紧地包裹住,湿滑紧窄的阴道传来阵阵压迫感,好像要把我的鸡巴
给挤扁。真他妈的,真没想到这女人还有个这么极品的屄啊!一点也没有生过孩
子后的那种宽鬆。

大鸡巴艰难地在紧窄的阴道里慢慢挺进,忽然感觉到这骚货身子一震,而我
的鸡巴顶到一个肉肉的小东西,小东西上还传过来阵阵吸力,像一张小嘴一样轻
吸我的马眼。这是「子宫口」?我脑子顿时里闪现出来这个东西的名字。

忍着鸡巴上传来的强烈快感,我低头一看,我18厘米的鸡巴已塞进去了一
大半,仅剩5厘米露在外面。听说生过孩子的女人子宫口很是宽鬆,如果你的鸡
巴够长,而女方的子宫口没有长歪,是可以插进去的。以前搞的女人要么太小怕
痛,不叫搞;要么不是靠上就是靠下,一直没机会尝试,这次碰上了个极品,怎
么可能放过?不由暗下决心等会一定要尝试尝试。

这骚屄的水还真多,「咕叽、咕叽」从我俩交合处不停冒出,弄得阴毛和大
腿根週围一片狼藉,就连我的两个卵蛋上也沾满了黏黏的爱液。我一边操弄着洪
水氾滥的骚屄,一边用力揉捏那耸翘的大肉臀,并时不时拍打几下,把个雪白大
屁股拍得尽是红彤彤的手印。

这骚货一边耸动大屁股配合我的抽插,一边含着小三的鸡巴大力吞吐,嘴里
更是传来含糊不清的浪叫声:「嗯……嗯……好舒服……老爷的鸡巴真大……操
得奴婢舒服死了……奴婢的花心快被老爷的大鸡巴顶烂了……哦……好爽!老爷
您就用力地操吧!奴婢的身体以后就是老爷的,老爷喜欢怎么操奴婢都好,只要
老爷高兴……」

抽插了十几分钟,小母猪的身体在我的大力抽插下摇摆得越来越激烈了,忽
然她腰背一弓,身子急剧的一阵颤抖,头向后仰起,传来一声声爽到骨子里的浪
叫:「爷,您操死奴婢了!小骚屄都被您插烂了!奴婢被您操死了!哦……高潮
了!奴婢好幸福……老爷您好厉害……死了!死了!」估计她连她自己说什么都
不清楚。说完就趴在小三的大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脸高潮过后的满足。

我看到她身子一弓,就知道她要高潮了,连忙用力把鸡巴顶在她的子宫口上
来回摩擦。感觉到她的身子剧烈地颤抖,子宫里喷出一股股热流,小嘴巴一下一
下的张合着,喷吐着高潮后释放出来的精华。

阴道深处的小嘴巴喷吐了足足有半分钟后,便无力地张着小嘴,仿似跟她的
女主人一样在回气。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大鸡巴对準小嘴用力一顶,瞬间整根
鸡巴都塞进了那狭窄的地方,18厘米的鸡巴整根进入,紧密地跟小骚货的下体
连接到了一起。

小骚货的头猛然抬起,发出一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喊叫,我感觉到龟
头下面被子宫口牢牢地绑住,甚至动一下都十分困难。而整个龟头却是被隔离在
另一个空间,就像一个缩小版的阴道,这个阴道传来的吸力和收缩力,明显要比
前一个来得更加猛烈,子宫里面就像一个小温水池,蓄满了温暖的液体。

而这时候外面的阴道彷彿要同里面联合抵抗这侵入到她里面的东西一般,也
用力地收缩起来,巨大的快感瞬间布满全身,那种满足感、剧烈的快感交织在心
头。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开发这极品骚屄的子宫,成为我专用发洩的工具,我强按
捺下就要喷发的冲动,一动不敢动。

而这时候的小母猪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干得晕了过去,小三傻愣愣的看
了一眼被我操晕后的小母猪,便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眼神,我沖他龇牙一笑,坏坏
的说道:「我把鸡巴干进她的子宫里了。」说完看着小三「嘿嘿」淫笑不止。

小三听完我的话,本来就强忍着的精关再也憋不住了,「啊」了一声,「突
突突」的向着小骚货的头脸便扫射了出去,射得小骚货满头满脸全是他的精华。
小三是爽坏了,「突突」了半天,估计是憋了有段日子了,射得又多有浓。

射完精的小三一脸满足,慢慢向后躺去。我看着这一幕哈哈大笑,笑得小三
满脸通红,还在那小声解释:「这不是憋得时间长了嘛,碰上这么骚的女人,我
哪有您那定力啊?您可是久经沙场呢!我碰上这么刺激的事,哪能跟您比啊!」
说完又一脸渴望的看着我问道:「老大,我能不能让她给我舔屁眼啊!」

我笑着沖他点点头,小三一脸的兴奋又问:「那我能干入子宫么?我也想试
试。」我一边揉捏着小骚货的丰满大屁股,一边尝试着慢慢活动里面被卡住夹紧
的大鸡巴,一边调侃小三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才将将进去个龟头,你的好
像不够长啊!」说完一脸调笑盯着小三那半软不硬的鸡巴看。

小三听完我的话,一脸的失落沮丧道:「您要是只塞进去个龟头,那我看来
是没希望了,我的比您小了不少呢!」说完抖了抖那半软不硬的小东西。

其实我是故意逗他的,小三的鸡巴不是很粗,但是也不短,硬起来有15、
6厘米,尤其是龟头,不是很大,却是锥子形状,我估计以它的长度应该可以伸
进小母猪的子宫。

看着他那落寞的表情,不忍调笑他就準备跟他说实话,正在这时感觉到骚货
的身子动了动,仿似要醒来,便止住想说的话,专心操弄起这骚货的子宫来。经
过这一会,里面的子宫口仿似被我的大鸡巴撑大了一般,慢慢地夹得不是那么紧
了,有点鬆懈。我心头不由大喜,慢慢的耸动了起来,可刚一动,子宫口马上就
又夹了起来,可是力度比之刚刚却是小了很多。

我艰难的在她的子宫里进进出出,只操弄了十几下便有一种要喷射的欲望,
赶忙停下不敢动了。为了以后,我忍、我忍、我再忍。好不容易忍下了即将喷射
的感觉,我连忙对小三说:「三儿,给我点根烟,拿点水。这个骚货的子宫真是
极品,夹得厉害,我得分散一下精力。」

小三麻利地为我点着一根烟,又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我拿起水喝了几口,果
然再没半点射精的欲望。我悠闲的吸着烟,看着无聊的小三正拿手纸擦拭着喷到
小母猪头脸上的精液,便对他说道:「头上的擦擦,脸上的不用擦了,美容又养
眼。你不觉得么?」说完嘿嘿淫笑。

小三听了我的话马上照办,嘴里回应道:「还是老大会玩。咱们这次还真没
白来,就算您搞不上秀儿,搞上的这个骚货也是赚大了。您不知道这骚货的口活
好得一塌糊涂,光是用嘴就差点让我缴枪了。再加上这身材、这脸蛋,啧啧!」
说完一脸的陶醉,敢情这小子正在幻想着他以后的幸福生活呢!

我笑骂道:「你小子真没志气,还说什么搞不上秀儿,你老大我出马能搞不
上么?我不单要搞上,而且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把她调教得比这个骚货还要专
业。」说完便信心十足的用力顶了起来。

在我大力的耸动下,小母猪幽幽转醒了,「哼哼唧唧」发出梦语一般的娇喘
声:「我还活着么?我以为自己被老爷干死了呢!」感受到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子
宫里顶来顶去,又用楚楚可怜的声音说道:「老爷你好厉害啊!都干进奴婢的子
宫里去了,奴婢的子宫快要被您的大鸡巴顶爆了呢!」

说着她扭头妖媚的看着我,一脸的楚楚可怜继续道:「奴婢的子宫现在是又
痛又痒,说不出什么滋味,可是好舒服。您可要轻着点,怜惜着点奴婢,万一干
坏了,以后奴婢就没办法用子宫伺候老爷的大鸡巴了。」

说完感觉到脸上的不适,用手一抹,放在眼前一看,便浪声对小三道:「小
三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还射了我一脸。」说完在我大力的耸动下,闭目享受着
子宫里传来阵阵痛爽的感觉,嘴里哼哼个不停,一会说「老爷您用力点」,一会
又说「老爷您轻点,奴婢快叫您操死了」。

操了没一会就听小母猪喊道:「子宫好涨,有点痛可又好爽。老爷您真是太
厉害了,奴婢爱死您了!奴婢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操屄还能这么舒服,以前真是白
活了。以后奴婢就跟在老爷身边,老爷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奴婢就是您养的一
头小母猪,一头您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母猪。」说着仰起头,身子一阵痉挛,
同时子宫用力地收缩,原来这浪货又被我操得高潮了。

我被她的话说得心花怒放,再也守不住即将崩溃的精关,在她高潮的同时猛
地喷射在她的子宫深处。小骚货被我滚烫的精液在子宫里一阵猛灌,爽得不知怎
样才好,把头疯狂地摆动,嘴里说着乱七八糟的话。

「死了噢……又高潮了……我要被烫死了……老爷您射死我吧!奴婢的子宫
被您的精液烫化了……我要上天了……我死了……我是被老爷大鸡巴操死的……
老爷……奴婢下辈子还要叫您操死……操死的感觉真是太好了!」胡乱地说完,
身子一阵抖动,竟然尿了出来。

我正射得过瘾,感觉大腿上一热,低头一看原来这骚货竟然被我干得尿了,
大股的尿液混杂着爱液汹涌的喷洒在我俩的腿上。而小母猪这时候竟然又爽晕了
过去,将头无力地趴在坐垫上,嘴里流着口水,脸上却是带着高潮过后的满足。

小三看到这一幕,鸡巴再次硬了起来,一脸沮丧看着我,失望的说道:「又
被您操晕了,老大您真是太猛了,尿都被您操出来了!不过您也可怜可怜小弟我
啊,我还没操到呢!」说完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委屈。

我笑着拔出微软的鸡巴,抖着大腿上的尿液,对小三挤挤眼,说道:「想操
么?」小三急切的回答说:「想,可是她晕了啊!」说完一脸失望的望着我。我
笑着躺到一边,边休息边说:「那就把她操醒啊!我刚刚不是把她操醒了么?」
说完便不理他了。

小三一听到我这么说,眼睛顿时一亮,自言自语道:「对啊!我可以操醒她
啊!」说罢便爬到了小母猪的身后,翻转过小母猪的身子,也不管身下的尿液混
合着的爱液,架起小母猪的两条腿就大力地插了进去。

我刚闭上眼準备休息休息,就听见小三一声兴奋的喊叫:「老大,我也插进
子宫里了!」我抬眼一看,只见小三正趴在小骚货的身子,上大力地耸动,边看
着我边兴奋的说:「老大,我也进去了,我也插进她子宫里了。刚刚被你操过,
口还没合上,我轻易的就进去了。里面好舒服啊,就好像一次操两个屄一样。」
说完便一边大力地操弄,一边「咿咿哦哦」的叫起床来。

我看着不觉好笑,但一想也就释然了,我刚开始操进小母猪子宫里的时候,
那种心情不比小三差多少,只是我没表现出来罢了。而小三则没必要忍着,毕竟
他只是个小弟,没必要在我面前装,有这种做法也是正常。

看着小三那兴奋的表情,嘴里喊得乱七八糟的话,我就闭眼休息,不知不觉
小睡了过去……

感觉没多大一会,我就被小母猪的浪叫声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两条雪白
的肉虫正在打架,小三趴在小母猪的身上,双手各抓住一个白晃晃的大奶子,正
挤得不亦乐乎,嘴里还叼着一个乳头正在吸吮;而胯下也没闲着,跟个打桩机一
样,在小母猪的两腿中间大力地耸动着。

小母猪则是闭起眼享受着上下齐来的快感,嘴里浪叫个不停,一边浪叫还一
边调侃小三:「三儿子,用力地挤,用力地吸,妈妈的奶好吃,还是妈妈的子宫
好吃?」说完浪笑个不停。

小三边含着乳头用力地吸吮,边用含糊的话说道:「妈妈的奶好好吃……妈
妈的屄也好操……妈妈的子宫更舒服……妈妈,儿子的鸡巴操得您舒服么?」说
完又大力地吸吮了起来。

而小母猪则是像个母亲哄孩子一般搂着小三的头,只是那表情却是浪劲十足
的柔声魅惑道:「舒服……妈妈的奶子快被你挤爆了,妈妈的骚屄也快被你插烂
了。」说完大声浪叫了起来:「噢……噢……噢……插烂妈妈的屄!用力地插!
把你的鸡巴全塞进妈妈的子宫里来!妈妈疼你,愿意给你插子宫,只是你千万别
把它弄坏了,妈妈以后还要用子宫服侍老爷呢!老爷最喜欢奴婢给他舔屁眼、让
他插子宫了……」

听着这乱七八糟的称谓,我甚是头大,这两人不会傻了吧?什么「妈妈」、
「儿子」的。起身便问:「你俩搞什么呢?」

小母猪一见我醒来,马上讨好我道:「奴婢刚刚被老爷的大鸡巴操晕了,醒
来就看见小三在操我,又见老爷正在休息,便没敢叫醒老爷。老爷你需要奴婢伺
候你么?」说着便要起来。

我一看连忙说:「你俩先玩着。不过你俩这什么妈妈儿子的,怎么回事?」
小三听我这样问,恨不得把头扎进小母猪的奶子里。

小母猪则是浪笑着解释道:「我清醒了过来,见他正在操我,我怕老爷不愿
意就叫他起来,可他说问过老爷了,说老爷允许他操我。还说我刚刚浪叫的说着
那些下流话很好听,叫我也喊给他听听。我说我今生只有一个老爷,那就是您,
你要让我叫,除非你喊我妈妈,否则我就不理你。然后……」小三大囧,更加大
力地操弄起小母猪来,小母猪而是「呵呵」浪笑个不停。

看着眼前的这个骚货放浪形骸,难道人只要突破了心理的那层膜,就会变成
这样么?性这东西果然奇妙,可以让一个人转变得这么快,可能是她天生就有这
种因素吧!我的小狐狸会不会也是这样呢?真是期待呢!

想到这,我有了更变态的想法,对着正在浪叫的骚货说道:「你刚刚晕之前
的时候干了什么,你知道么?」

小母猪听到我的语气很是严肃,马上忍着快感停止了浪叫,有点小慌张的问
道:「是不是奴婢说错什么话,冒犯老爷了?那是我无心的,当时我舒服得以为
自己死了,说了什么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说完就什么也不知道,一直到
小三把我操醒。如果我说了什么惹老爷您生气,您可千万不要怪奴婢啊!奴婢真
的不知道说了什么,我是无心的。」说完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接着就要推开小
三向我表忠心。

我没想到她这么激动也,很是满意,看来这骚货还是很在意我的想法的。我
轻轻按下她语气,缓和的说道:「你没说什么叫我生气的话,可是你晕的时候在
我身上撒了一泡尿,你知道么?」

这骚货一看我并没有真正的怪她,而我这么说好像是有什么目的,马上就明
白了我的意思,媚声道:「奴婢知错了。可是老爷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奴婢忍不
住,所以……如果老爷您生气,打骂奴婢都可以,奴婢愿意接受老爷的惩罚。」
说完便一副楚楚可怜的摸样。

而这时候的小三早就停止了抽送,在那满脸委屈的看着我。我明白小三想的
什么,便说道:「你俩先搞你俩的,总不能叫小三白喊你妈妈,在说你这做妈妈
的也要尽职尽责啊!我会考虑怎么处罚你的。」说着便在他俩身前趴了下来,拿
过矿泉水喝了两口,又倒了些在那硕大的乳房上沖洗了一下,我可不想吃小三的
口水,然后便一口啃了下去,小骚货马上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

而这时候小三也重新抬枪上马,与小母猪的骚屄大力厮杀起来,一下紧似一
下,操得小母猪哇哇大叫。可能是当了一回儿子,没过瘾的小三马上抓起另一个
巨乳,张嘴就吸吮了上去。两只巨乳被同时玩弄吸吮,舒服得小母猪大声呻吟了
起来,「哦哦……啊啊……」的叫个不停。

一边把玩、吸吮着巨乳,我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大力地落在小母猪的肥臀
上,用力地揉捏着。忽然一个变态的想法涌上心头,我的大手顺着肥臀向两人交
合的部位摸了过去,刚行到一半触手一片黏滑,也不知道是我的精液流了出来,
还是小母猪的爱液,总之屁眼上阴户週围满是黏糊糊的东西。

我顺着小母猪的屁眼摸了上去,一触碰到小三的鸡巴,小三身子一震,扭头
向我看来,我给他一个坏坏的眼神,伸出手指就向两人交合的部位捅去。由于手
指上满是黏液,很轻鬆的就插了进去。

感觉着小三鸡巴的进出,我的手指也开始不老实,左右抠挖了起来。这下可
把小母猪爽坏了,叫得更是大声,还夹杂着对我手指的抗议:「啊……坏老爷,
不要插屄那里啊!好涨……好老爷,快把手指拿出去吧!您的小猪受不了了啊!
不要挖啊……骚屄里面没东西了……」

「噢!小三快停停,我快受不了了啊!乖儿子不要插我了啊!要死了噢……
噢……噢……求求你了,老爷,别再乱动了,我快要疯掉了啊!小三乖儿子,不
要那么用力操啊,妈妈的子宫好麻啊!要尿尿了,又要尿尿了……」说着大力地
挺起身体,阴道一阵收缩。

小三也跟着大声喊道:「妈妈,我射了!啊!我要射满妈妈的子宫!啊……
好舒服啊!妈妈的子宫好温暖啊!」而这时候的小母猪同样大声喊起来:「要死
了!烫死我了!又高潮了!我忍不住了,骚屄要尿尿了啊!啊……」说完几声妩
媚至极的娇呼,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从两人交合的部位喷洒而出,溅得到处都是,
有几滴竟然溅到了我的脸上。我坏笑的看着两人,眼里满是得色。

小母猪身子不断痉挛,尿液更是一股一股不受控制的喷洒而出,足足尿了有
两分钟才慢慢停了下来。我抽出手指,甩掉手臂上的爱液跟尿液,这时候的小三
无力地滚落一边,大口的喘着气,变软的鸡巴无力地垂在一边。

而小母猪则是一副极限高潮后的那种癡傻表情,口涎顺着嘴角淌落而犹自不
知,身子一抖一抖的,急剧的呼吸带动着胸前那两团硕大无比的乳房,一颤一颤
的甚是诱人。被两根鸡巴操过的阴道更是无力闭合,露出一个深深的大洞,里面
淌出了不知道是爱液还是精液,白白黏黏的顺着阴道口向小母猪的屁眼下淌去。

看着这淫秽的一幕,我的鸡巴又挺立了起来,强压下心头的慾火,知道再操
下去,小母猪可能禁受不住了,毕竟这么疯狂的玩法她还是第一次。就算身体能
抗得住,可是精神却不一定受得了。想到这,我放弃了继续玩弄小母猪的想法,
点着了一根烟慢慢吸了起来。

过了一会,两人终于恢复了过来,小三首先对着小母猪说道:「太爽了,我
上过那么多女人,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你当我的乾妈吧!」说完一脸癡迷的
望着小母猪。

其实两人也就相差两三岁,小三甚至看上去比小母猪要大上几岁,可是经过
刚才的事情,小三完全迷恋上了这种妈妈儿子的游戏,竟然想要变成现实。有个
比自己小两三岁的乾儿子,不知道小母猪是该笑还是该哭?想到这些,我不由苦
笑。

这时候小母猪微喘着对小三说道:「你问我的主人吧!我的身体跟心现在已
经不属于我自己了。我是老爷的玩物,老爷说可以,别说当乾妈,就算当乾女儿
我也是没有意见的;老爷要是不同意……」后面的话没说,但意思很明显,那就
是没门。

我笑骂的对小三说:「游戏归游戏,在玩游戏的时候你俩怎么做,只要对方
不反对,我就没意见。可是现实里,都给我正经点,该玩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的。」小三见我这样说,一想也是,玩的时候可以就行,毕竟这只是游戏嘛!想
通了便对我说道:「是!老大。」

我又对他俩说道:「整理整理吧,我们该走了,现在都中午了。」小三跟小
凤(毕竟老喊小母猪也不是那回事,以后只在特定的情况才那样喊)马上起身整
理起来。由于小凤尿了两泡尿的缘故,车上的靠垫、坐垫什么的,基本就不能用
了,全部扔掉。用矿泉水沖洗了一下身体跟车子上的残留,还好来的时候买了两
箱,要不我们就要带着一身尿液进城了。

从车里拿出了备用的衣服,我跟小三换上;至于小凤,我就先叫她光着,等
到快进城了,再叫她穿我的,再说这偏僻的山路上,根本就没人,也不用怕被谁
看见。而且我还巴不得有谁能路过,顺便满足一下我的暴露别人老婆的欲望。

稍作休息,我们开车继续前进,留下的却是那满地的狼藉跟带满精液尿液的
衣衫靠垫。

 (未完,待续)
回覆
BOMO
的文章
貌似不错的样子
先推上去再说

感动!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