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夜夜春宵伴娇媳-三个骚媳妇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夜夜春宵伴娇媳-三个骚媳妇

(1) 大儿媳张敏

    老扒55岁,妻早丧,和三个儿子轮流住,三个儿子已婚,大儿媳张敏26岁,二儿媳25岁叫陈法蓉,三儿媳

叫陈红23岁,三个儿媳妇都娇媚动人,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老扒看着她们经常鸡巴竖立,真想抱住她们好好

操一操,可她们正经的样子让他………

今天老扒得知大儿子要出差两个月,便借了几本公公和儿媳偷情的淫秽光盘回家,放在显眼处,自己故意早出

晚归,他发现光盘都被动过,一天老扒对张敏说要到老朋友家去玩中午不回了,他偷偷到楼下躲好,一会张敏

提着篮子去买菜,老扒进屋躲在自己房间,打开电视,原来他在客厅装了微型摄像机。

不久儿媳回了,只见大儿媳进她卧房换了件白色透明的吊带短睡裙,里面什么也没穿,儿媳拿了本光盘放入影

碟机,并把门反锁好左在沙发上,频幕出现一个丑陋老头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性交的淫秽画面,张敏这时把

吊带拉下露出白嫩的大奶子,并把裙摆撩到腰间,露出粉嫩的骚穴,她一手抚摸奶子一手抚摸骚穴,老扒看得

心头狂跳把自己衣裤脱光,边看频幕边搓着大鸡巴,他忍住冲动过了10多分钟才打开房门,走到儿媳面前,张

敏猛然看见公公光着身子站在面前,胯下的大鸡巴怒挺着一跳一跳的,惊叫道:

「公公………你………」

老扒扑在儿媳身上,

「骚媳妇…骚穴是不是想要大鸡巴了………让公公好好操操………」

不由分说撑开儿媳白嫩的大腿,大龟头顺着淫水插入儿媳妇的骚穴,张敏叫道:

「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妇……呀……啊……好痛……你的鸡巴太大了…………」

张敏挣扎着想摆脱公公的大鸡巴,老扒一手抓紧儿媳的双手,一手抓住儿媳一条白嫩的大腿大鸡巴用力一顶插

进大半。

张敏:「啊……好痛公公……不要……我是你媳妇……你别……啊太大了……你放开我……」

张敏扭动屁股想摆脱公公,老扒顺势拉出大鸡巴再用力一顶终于全根尽入,老扒轻轻抽动大鸡巴,一面制止儿

媳挣扎一面伸舌舔吮儿媳肥美白嫩的大奶子,这样干了10多分钟张敏娇声呻吟着,

「不要……公公……放开我……啊……好美……不……大鸡巴……用力……不……你不能这样……」

放弃了反抗,老扒见机改变招数,双手抱住儿媳的白嫩大屁股开始大力抽插,肉与肉的撞击声,淫水「卜滋」

声,扒的淫笑声,儿媳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使整个客厅充满淫靡之声,

「啊……好美……公公……别停……用力……媳妇要来了……啊……」

档张敏抱着公公的屁股来了第一次高潮,瘫软在沙发上,老扒感觉到儿媳的淫穴来了高潮,忍住射精冲动,抽

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张敏感到一阵,空虚,心里捨不得公公的大鸡巴可又羞于出口,老扒淫笑着说:

「媳妇……整么样……公公的大鸡巴不错吧……」

张敏从淫慾中清醒过来,想到被公公强姦,哭了起来,老扒坐到沙发上搂过儿媳妇抚摸着儿媳的大奶子说:

「构公公不好……你太美了……公公忍不住……来……看会电视。」

这时画面里那对翁媳正,用69式互相口叫,淫声不绝于耳,张敏脸一红想站起来离开公公的搂抱,却被老扒拉

进怀里跌坐在公公的大腿上肥嫩的屁股贴着公公的大鸡巴,心里一阵慌乱,老扒一手搓着一只大奶子,嘴舔着

一只呆子,另一只手抚摸着儿媳的骚穴,大鸡巴还一跳一跳地敲打儿媳肥嫩的屁股,张敏受到如此挑逗,淫慾

又起,呻吟着:

「不要……公……啊……不要再逗媳妇了……媳妇受不了……」

老扒让媳妇坐在沙发上仔细地看着这娇媚的儿媳妇,只见儿媳娇脸绯红红唇娇艳欲滴,睡裙捲到腰际肥美白嫩

的大奶子和大屁股,浑身洁白如雪,腋窝光滑无毛,白嫩的大腿根和稀疏的阴毛还粘着淫液,如玉般的小脚还

穿着乳白色的高跟凉鞋,充满了性感,张敏见公公色瞇样子,忙把裙摆拉到大腿,正想把吊装拉好时,老扒跪

在儿媳面前撩起儿媳的裙摆双手把儿媳白嫩的大腿扒开举高,伸出舌头舔吮着儿媳的骚穴,他先把四周的淫

液舔乾净,再把舌头伸进儿媳的骚穴里搅动,张敏仅扭了几下屁股就任由公公淫弄,还把屁股向前靠了靠好让

公公舔得更深,和丈夫结婚多年从没有互相口交过,没想到滋味还不错,嘴里呻吟,

「好公公……不……坏公公……不要……你舔得儿媳好难受……媳妇好痒……啊……再进一点……好舒服……

…」

张敏想反正被公公操了,又有一个多礼拜没挨操,乾脆好好享受一下,就放鬆下来享受公公的口交,老扒感受

到媳妇的变化,昂起粘满淫液的脸,

「骚媳妇……你的淫液真好吃……又香又甜……看你的样子很享受啊……不过公公的鸡巴也不错……你也要尝

尝……」

说着让儿媳侧躺在宽大的沙发上,自己也侧躺在儿媳身边,头对着儿媳的骚穴,把大鸡巴对着儿媳的嘴,头枕

着儿媳一条腿,把儿媳另一条腿搭在肩头伸出舌头拚命舔吮儿媳的骚穴,张敏看着公公湿淋淋还沾着淫液的大

鸡巴一股羞意涌上心头,结婚几年从没舔过男人的鸡巴,想不到却要舔公公的鸡巴,下体涌起的麻痒使她忍不

住抓住公公的大鸡巴放进嘴里舔吮起来,张敏闻着公公鸡巴和着自己淫水的味道淫心大动骚穴流出一股淫水,

张敏先把公公的鸡巴舔乾净,再让鸡巴在嘴里出入,

「公公……你的……鸡巴好大……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

老扒含糊不清应道:「好……就这样……骚媳妇……公公舔得你舒服吗?」

「好公公……媳妇好舒服……你真会舔媳妇……啊……对。」

老扒说:「来……拉起儿媳,躺到沙发上,头靠着沙发枕,来……趴在公公身上。」

张敏顺从地趴在公公身上,双脚靠在沙发枕边,抓起公公粗大的大鸡巴又吸又舔,老扒也不示弱,对儿媳的骚

穴又搅又挖,翁媳极尽淫乱只能事,翁媳就这样互相口交了10多分钟,张敏是淫叫不断口里大鸡巴,侣大鸡巴

公公,坏公公用力,舔死儿媳了等等。

又来了一次高潮,淫液沾满公公的嘴,老扒也忍不住了,他拍拍儿媳的屁股:

「来……让公公好好操操我骚媳妇的嫩穴。」

张敏顺从地从公公身上爬起横躺在沙发上妩媚地看着公公,

「坏鸡巴公公……扒灰的坏公公……连儿媳妇都搞。」

老扒淫笑说:「那么漂亮风骚性感的儿媳妇公公不玩玩可是天大的罪过。」

粗大的鸡巴随着插入儿媳又紧又窄的骚穴,张敏忍不住淫叫,

「公公……你的鸡巴太大了……公公……坏公公……轻点……儿媳受不了……好大……啊……好爽……公公…

…你操得媳妇好舒服……用力……再深点……嗯……真好……公公你真会操儿媳……儿媳让公公操得好舒服…

…我的好公公……操死儿媳妇了……啊……啊……」

拉扒听着儿媳的淫声蕩语大鸡巴更加卖力地抽插骚穴,老扒把儿媳一双白嫩的腿扛在肩上,双手抱住儿媳白嫩

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体运送,疯狂地干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张敏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浑身

无力,一对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公公的大力抽插而晃蕩,白嫩的大腿搭在公公的肩头无力地晃蕩,肥美的大白屁

股随着大鸡巴一上一下地摆动,一双白生生的嫩手紧紧搂住公公的屁股,一时间肉与肉的碰撞声……大鸡巴插

入骚穴「卜滋」声……老扒的淫笑声……儿媳妇的淫浪呻吟声充满客厅,张敏在公公的努力操干下来了两次高

潮骚穴紧紧咬着公公的大鸡巴,老扒差点忍不住射精,他知道不能那么早射精,他要让儿媳知道大鸡巴的厉害

让她臣服在在自己的胯下,以后好随时随地操这美丽风骚的大儿媳,张敏这时被公公操的差点昏迷,

「公公……儿媳……妇不行了……你怎么还不来……儿媳妇的好公公……真能操穴……真能操媳妇……啊…

…啊……不行了……又来了……」

张敏达到第三次高潮,无力地瘫软,在公公怀里,老扒这时拉出大鸡巴,对张敏说:

「骚媳妇……舒服吧……来……把睡裙脱了……更舒服的在后面……」

说着把沾着淫液的睡裙从媳妇身上脱下,张敏听见公公还要干,说道:

「你还要操……坏公公……趁儿子不在家姦淫儿子的老婆……把儿媳妇操得要死要活……」

「公公不操你你哪有那么爽得,直叫大鸡巴公公。」

老扒把儿媳的高跟凉靴脱下,嘴里啧啧讚道:「媳妇……你的脚真美……又白又嫩……」

说着把儿媳白嫩的脚丫放进嘴里舔弄,

「呜……我骚媳妇的脚丫好香。」

大鸡巴还不停磨擦儿媳的骚穴,张敏被公公挑逗得淫心又起:

「嗯……公公……不要磨……媳妇好痒……鸡巴好大好硬……公公……你的鸡巴比你儿子要大得多……难怪媳

妇被你操得欲仙欲死……公公……媳妇想要公公的大鸡巴……」

「要公公的大鸡巴干嘛,要公公大鸡巴插媳妇的骚穴……」

张敏抚摸着自己的大奶子娇媚地看着老扒老扒淫笑着看着媳妇的娇躯,舔着儿媳白嫩脚丫,大鸡巴插入骚穴,

「骚媳妇……公公的大鸡巴来了……噢……小穴真紧……夹得公公好舒服……」

「啊哟……公公……你的鸡巴好大……小穴让大鸡巴插烂了……用力插……操死儿媳算了……儿媳不要活了…

…让儿媳妇死在公公胯下算了……用力操……操死媳妇了……」

「公公可不能把骚媳妇操死……不然以后就没媳妇操了……」

「阿蓉呢……她还不是你媳妇……你可以操她……她比我还年轻漂亮……」

「公公有你就够了……」

「哼……提到阿蓉……鸡巴涨得还要大些……阿蓉早晚要被你操……」

老扒挺着涨硬的大鸡巴狠狠抽插,张敏沈浸在翁媳乱伦交媾的淫慾当中,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和公公操 B,老

扒这时抱着儿媳翻了个身,让儿媳跨坐在自己身上,张敏扶着公公的大鸡巴对準嫩穴坐下去,双手搂着公公,

肥臀上下套弄着公公的大鸡巴。

老扒一手搂住儿媳肥美的大屁股,一手搓揉着儿媳丰满白嫩的大奶子,屁股配合儿媳肥臀的套弄向上顶,大鸡

巴全根进入嫩穴,只剩两个大卵蛋在外晃动。

张敏呻吟着:「公公……你好有力……大鸡巴好猛……媳妇好美……好舒服……」

就这样在你套我顶你来我往中过了10多分钟,老扒又要张敏伏在沙发上,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跪在沙发上

翘起肥美的大白屁股,手撸着粗硬的大鸡巴从后面插入儿媳妇紧窄的嫩穴,

「啊……啊……操死儿媳妇了……公公……真会操媳妇……真是会操媳妇的公公……你怎么这么会操儿媳妇…

…花样这么多……儿媳妇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你比你儿子强多了……以后媳妇天天让你操

……用力……啊……」

老扒受儿媳的鼓励,更加卖力地抽插大鸡巴不得,

「我的骚儿媳妇呀……我儿子不如公公吗……你这么欠干……让公公代他好好操一操他老婆……」

双手用力揉捏儿媳的大奶子,挺动鸡巴快速抽插。直操得张敏淫叫不断,肉与肉的撞击声……淫水抽动声…

…媳妇的淫蕩呻吟声……公公的淫笑声再次充满客厅……张敏再次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只知道耸动着肥美的

白屁股向后迎合公公大鸡巴的抽插,

「公公……你真能干……媳妇又要来了……啊……大鸡巴真好……」

老扒也忍不住,

「媳妇……公公也要来了……」

双手抱紧媳妇的大屁股,张敏鼓起余力向后耸动屁股紧紧夹着公公的大鸡巴,终于,老扒在无比的刺激中射出

一股浓浓的精液,这股精液射了10多次才射完,而张敏也被公公的浓精浇得花心乱颤,淫水滚滚而出,达到高

潮。两人互相搂抱亲吻着。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下一篇:无锡姑娘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